不夜侯

APH/秘密特工/史同/流浪的earth
最近磕史同磕得昏天黑地。
朗道最可爱,伽莫夫和狄拉克并列第二。冷静

在学校突发奇想摸的荀小叔和荀大侄子家庭合影

一点点在学校乱画的瓒子哥(心虚地打了tag)

《是什么让同人女不惜冒死在作业背面摸鱼》

《不就是朗道你过个生日吗》

道崽112岁生日快乐——!画了一张道道,不太满意但是没时间给他做别的了,大家将就着看个乐呵得了.jpg

很难说这两个美女不般配,希望他们结婚的人非常多

一些肖像里的托里斯……尽管画的啥也不是……

“因严寒而倍显清澈和高邈的冬季夜空,缓缓地展开了深蓝色的翅膀,星星一颗接着一颗,闪耀在他们的青春岁月之上”

烦。

要吐了,要吐了,吐了,了。

好恶心.jpg

关于一些对兄弟的无意识暗恋

本来是自己写着爽的,但是柳姐姐逼我七夕拿出来给大家也爽爽。

我只好把这种ooc的粗糙东西拿出来,大家七夕看个乐呵得了,吃点罕见的伊万年科和道崽的糖

我之所以铲了不发,不就是因为太粗糙还雷

(逃走了)

噢对,背景是道崽住在伊万年科家的那几天









伊万年科很烦,非常烦。

他今天第三次挡住了朗道企图去碰他妹妹的手,终于忍不住在桌子下面狠狠给了他一脚。

“嘶……季姆斯你干什么!”朗道把叉子拍在桌子上质问他,“疼死了!”

你说我干什么,你把我当傻子吗?伊万年科用眼神表达。朗道沉默了,他拾起了叉子,安分地开始戳他的鸡蛋。

伊万年科咬牙切齿,盯着朗道那张现在显得很乖的脸,天知道这人这些天是怎么似有似无地在他面前就勾引他妹妹的,假如自己不注意的话——怕不是早就被他得逞了。

“吃完了快点回屋,写假期作业,你选修那几门课不是还没写吗?”朗道还没把最后一口饭咽下去,伊万年科就揪着他的后领子把他拎起来,拖回屋里去。

这家伙居然还跟他妹妹挥了挥手。

伊万年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就像胸口堵了团棉花一样闷,特想揍朗道一顿。肯定是这家伙太能撩我妹妹了,他愤恨地想。

今天是吃早饭,前天是非要跟着她一起整理花盆,大前天是盯着街上的金发女生看……他到底有完没完?每次都得自己上手把他拽走,不然伊万年科毫不怀疑这人能跟女孩子们一块儿玩一天。

伊万年科把这个小男生按在椅子上,把一沓题目放在他旁边——这样他就会自己开始做题了——然后开始收拾书包。

“你去干嘛?”小男生问。

“去找马鸠什卡要实验数据,我走了你不是更开心吗?”伊万年科没好气地把一堆纸塞进包里。朗道眨眨眼睛,一点儿也不明白他干什么火气这么大。


“所以呢?”布朗斯坦一边坐在台阶边上排列着实验报告,一边舔着伊万年科给他买的冰激凌一边问。

“所以现在我妹妹对他比对我还亲!虽然我知道可能是礼貌起见,但是……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你酸了,对不对?”

“……上帝啊,马鸠什卡,不要这么直白。”

布朗斯坦问:“所以你专门跑外面来就是为了跟我倾诉一下你的家庭烦恼吗?”

“当然不是……我就是想顺便找个人说说,每次道去撩我妹妹的时候我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但是我仔细思考,发现绝对不是因为妹妹被骚扰。”

“啊?所以你是在酸廖夏吗?”

伊万年科看着布朗斯坦那双平静的眼睛,不由得怀疑他可能会读心。“我觉得有可能,但是这根本不应该。”

“这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……要我说,”布朗斯坦从台阶上跳下来,拍了拍伊万年科的后背。“哥们,你是不是喜欢他啊?我建议你回去看着他好好想想。”

“马特维,你小子找揍呢吧……”

布朗斯坦快活地向他眨眨眼睛,这个小伙子很乐意看朋友们偶尔上演的好戏。


伊万年科回到家里,把趴在他床上写作业的朗道翻了个面,认认真真地看了看。朗道莫名其妙,用一种看精神病的眼神回望他。

他这样乖乖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,伊万年科想,只有他没事去找姑娘们调笑的时候才显得那么讨厌。而自己那种奇怪的,仿佛胸口被堵住的感觉就更讨厌了,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。

“季姆斯,你没犯病吧?”朗道伸长胳膊拍了拍他的脸,“怎么,你今天才发现我长这样吗?”

“没有,我在想你这么欠揍的脸是怎么吸引女孩的。”伊万年科猛地又把他翻了回去。

“……完了,德米特里疯了,我得走远点。”朗道拿起他的作业,念念叨叨着站起身,跑到外屋沙发上去了。

妹妹在沙发上削苹果,朗道拿着卷子坐到她旁边去,饶有兴趣地观察她的动作。“啊,您削的苹果可真漂亮……”他笑着挠了挠头,“我就总是削得坑坑洼洼的,您能不能教教我?”

“当然可以。可是您还拿着作业呢。”她抿着嘴笑了一下。

“没关系的!一会儿写也不迟。”朗道伸出一只手去取刀子,顺带着握住了女孩子的手。站在一边的伊万年科把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,而之前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从他的胸口升腾上来,弄得他很不舒服,有点像喝了变质的牛奶。


等到女孩咯咯笑着教朗道削完一个苹果,伊万年科就跑到客厅,拉起他的手,像这个假期的很多次一样,把他和自家妹妹分开——对此朗道常常颇有微词,但是每次都被伊万年科用新发的物理期刊堵住嘴。

他把朗道拉到书桌前坐下,关上门警告他说:我告诉你,第一,不许在沙发上摸我妹妹的裙子,第二,不许在吃饭的时候趁机碰她手,第三,不许把童话故事写得像情诗……

“好啦好啦季姆斯……”朗道摇着头说,“你误会了,我只是想跟她做个朋友而已,你看,我对好多姑娘都这样……”

“那我更不可能容忍了!”伊万年科咬牙切齿地凶他,“你把我妹妹当成你的一个小情人?”

“我不是……她长得很像你,我一看就觉得亲近而已。”朗道试图解释。

“那你怎么不这么对我,嗯?”伊万年科没来得及斟酌,这句话就脱口而出。一时静默,朗道愣了一会,送了他一个白眼道:“你和她能一样吗?白痴。”

伊万年科上手就要揪这家伙的耳朵,朗道赶紧站起来躲避,嘴里还不肯饶人地补了一句“别以为比我大几岁就能管我,我和女孩玩跟你有什么关系”。

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你是真傻还是假傻?”

伊万年科给他气得笑了出来,这小子一如既往地不识好歹,半点儿长进也没有。他都能猜到,不到一个小时,朗道绝对会故态复萌,而他刚刚明白,那种绵延许久的奇怪感觉名叫嫉妒,它有关自己这个活泼过头的朋友。关系,关系大着呢,我这就告诉你,他赌气似的这么想。

然后他伸出左手,捧着朗道的右脸颊,靠近,然后亲吻了他。

夏天并不寂静,比如此时这个书房里就充满了风和树叶的声音。

朗道睁大了眼睛,伊万年科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开口,赶紧把他的所有问题堵了回去:“闭嘴,听我说——就是因为这个,不许去找别的姑娘,不许对我妹妹献殷勤,我喜欢你,这就够了。”

卧室里陷入了沉默,伊万年科往后退了一步,这才感觉到紧张,呼吸都有点不顺畅,脸热乎乎的,他甚至不敢看朗道的脸……冲动啊,年轻人的冲动是赌博……

这人在憋笑,我都听到他的笑声了……怎么,我那紧张得颠三倒四的语法就那么好玩吗……

这一大堆的胡思乱想持续时长约为一个世纪,直到朗道终于笑出了声,双手攀上他的肩膀,在他嘴角啄了啄为止。“哎呀,季姆斯啊季姆斯——这种事,你干嘛不早说呢?”朗道慢悠悠地回答他,声音里充满了笑意。

怪不得妹妹这么快就被他吸引走了,这小子不抽风的时候还真挺招人喜欢。伊万年科迷迷糊糊地想,房间里有点热,我该把门或者窗户打开点……

“我怎么知道你……我哪儿敢……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两耳光呢。”“你在课堂上和教授对着干的勇气呢?难不成我会吃人吗?”

朗道的笑声更大了,和窗外夏天的桦树叶作响的声音混在一起。


“这也太奇幻了……所以说,你要不要确定一下他真的喜欢你?”布朗斯坦在听完了朗道给他讲的假期故事后感叹道。

“这倒不用,他昨天亲我了。”

布朗斯坦目瞪口呆,把半个冰激凌掉到了地上。